前位置: 主页 > 华夏经济网 > 娱乐 > 正文

她的离去,滑稽界一个时代终结

来源: 未知  2014-05-26 华夏经济网

滑稽界泰斗绿杨昨日辞世,享年92岁

 

  绿杨

  1922年出生于浙江镇海

  2014年5月25日病逝于上海,享年92岁

 

  她是公认的滑稽界泰斗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也是滑稽艺术泰斗杨华生的胞妹。5月25日16时40分,上海滑稽界最年长的艺术家绿杨在新华医院逝世,享年92岁。而两年前的5月24日,她的兄长杨华生即已撒手西去。当今滑稽界两位泰斗级艺术家的相继离世,也代表着一个滑稽时代的终结。

  绿杨这几年一直住在医院,但并没有大病。这几天虽然身体状况不佳,但昨天中午,她还在吃饭时和照顾她的保姆感慨: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亲生子女,但是我遇到了很多好人,所以我一点不感到孤单,心里始终觉得温暖。没有人想到,这一句话,成为了她人生最后的遗言。当天下午,绿杨就因为心肺功能衰竭而猝然离世。

  事实上,晚年的绿杨几乎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,也从不上电视节目,很多年轻一代的观众已经不熟悉她,但她在《七十二家房客》里塑造的“二房东”、《糊涂爷娘》中的朱娟、《假夫假妻》中的大发娘,还有《阿Q正传》中的吴妈等深入人心的舞台形象,不仅奠定了其“滑稽界女泰斗”的艺术地位,也让观众记住了这位噱头不断的滑稽女演员。

 

无师自通的学艺生涯

  绿杨,原名杨金凤,曾用艺名杨美媚,1922年生于浙江镇海小港。绿杨是她的艺名。据说,绿杨这个名字是剧社同仁,比照当年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白杨的名字给她起的,有和白杨一较高下的意思。

  绿杨和杨华生这对兄妹从小家境贫寒,除了拼拼凑凑勉强让杨华生读了两年书外,家里再无能力供兄妹俩去读书。因此绿杨从小就不识字,但她也从小崭露出自己的天赋和聪慧。那时杨家居住在马立斯菜场(今重庆北路)附近,邻居有不少梨园子弟。当邻居家延聘琴师教授京剧时,绿杨兄妹俩就在板壁缝中偷窥,经常正经学生还未学会,“听壁脚”的兄妹俩已经心领神会。此外,兄妹俩还经常到八仙桥附近的“外国坟山”看西洋镜、变戏法, 特别是卖梨膏糖的“小热昏”,唱一段后就会信口开河说一个笑话,让他们偷学了不少俚曲小调。

 

从初出茅庐到声名大噪

  15岁时,绿杨进入了王美玉话剧团学艺,后转入先施乐园娱乐话剧社、大世界话剧社,均演文明戏。而她的滑稽成名作当属1950年的《活菩萨》,这也是绿杨和杨华生兄妹俩合演的第一个滑稽戏。当时的滑稽戏很少有女性角色,在这个戏里,绿杨出演一个丫头青梅。在《活菩萨》之前,绿杨只演过三年文明戏,毫无滑稽戏经验,剧团也没有编导,全靠演员即兴发挥。但没想到的是,绿杨成功塑造了一个古道热肠、聪明伶俐的青年女佣形象。她的表演轰动一时,很多观众甚至一再特地来看绿杨出场的第二幕戏。《活菩萨》连演了一年九个月,创造了当时合作滑稽剧团的最高上座纪录,而绿杨“女滑稽”的地位也由此奠定。

  此后,杨华生和绿杨共同组建了大公滑稽剧团,也就是今天上海人民滑稽剧团的前身。绿杨也因此塑造了各种不同性格的人物。她在《老糊涂》中演一个满脑子封建意识的农村老太,神态毕肖。在《阿Q正传》中饰吴妈,与阿Q对话时,配以熟练而有节奏的洗碗动作,突出刻画了吴妈的淳朴与勤劳,当时著名戏曲艺术家欧阳予倩对她的表演大加赞赏。《糊涂爷娘》中的朱娟是个小市民气十足的雌老虎,绿杨演得刁蛮泼辣,但又不失女性细腻妩媚,后来天马电影制片厂把此剧搬上了大银幕,更名为《如此爹娘》。在《假夫假妻》中,绿杨更是以老年和青年不同身份的人物交替出现,以变声和神态区别角色。

  不过,绿杨最广为人知的角色,当属《七十二家房客》中的“二房东”。这也是她精心塑造、有口皆碑的旧上海女流氓艺术形象,之后衍生出《海上第一家》中的“大阿姐”形象。 而绿杨的“二房东”和杨华生塑造的警察“三六九”这对夫妻形象,更是深深留在了观众的记忆中。兄妹两个在舞台上一直以夫妻档出现,自然逼真的表演让很多观众误会,竟以为两人台上台下都是真夫妻。

  在戏曲曲艺界,一对同胞兄妹,同在一个剧种,同唱一出戏的十分少见。而绿杨和杨华生几十年的舞台兄妹档,不仅成就一段佳话,也使绿杨成为了“女滑稽”中公认的泰斗。女滑稽素来难唱,稍不留神就流于低俗,但绿杨却能巧妙把握尺度,诙谐幽默又不落俗套,可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。最重要的是,她的表演极其自然细腻,富有生活气息。

 

“这辈子别的没有,

就是藏了一肚子噱头”

  2011年,绿杨90岁大寿时,上海曲协主席、人民滑稽剧团团长王汝刚特地为老人家操办了一场寿宴,当时的杨华生也一起出现在现场,两位老人都还显得精神矍铄。在众人欢呼下被要求说两句时,绿杨几度哽咽,十分激动:“我绿杨有今天,要感谢人民感谢党,现在的生活衣食不缺,我只是愁没有更好的玩意儿,能在舞台上展现给大家。”

  王汝刚因为杨华生而走进滑稽界,他和绿杨相识几十年,感情也十分深厚。在第一时间知悉绿杨去世的消息后,王汝刚感慨说:“我进剧团之后母亲就过世了,绿杨老师对我既是师长,也是母亲。她对我也十分照顾,尤其在艺术上给了我很多帮助,经常给我教戏,后来几乎每排一个新戏都会来指导。我的招笑方式和语言节奏,很大程度都得益于绿杨老师,很多人说我的台词功夫好,其实很多都是从绿杨老师那里学来的。”

  王汝刚说,绿杨是个绝顶聪明的人,虽然不识字,但别人只要给她念一遍剧本,她立马就能走下场排戏,读第二遍她都不屑听,而且排出来的东西绝不会错,还会有很多鲜活的噱头和笑料。事实上,绿杨在舞台上噱头不断,生活里也很冷面滑稽,经常会冷不丁冒出一句噱头的笑话。

  旧时代老艺人在传承上大多是有所保留,怕“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”,但绿杨提携后生却是不遗余力,凡有来请教的从不藏着掖着。年轻演员张小玲以前演的多是闺门旦的路数,但在绿杨的亲自传授下,一改戏路,成功驾驭了女房东的角色。

  晚年的绿杨也十分惦记舞台,一直和王汝刚说,“只要你们排戏我都很愿意来帮忙,我这辈子别的没有,就是藏了一肚子噱头,现在很乐意出借噱头。”她晚年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“我是火腿骨头,啃啃是没肉了,炖炖汤鲜味道还是有的!”

  王汝刚说,因为对年轻演员的无私帮助,绿杨被公认为滑稽界德艺双馨的艺术家。她退休后就拒绝各种电视节目的邀请,并且常说,这应该是年轻人露脸的地方。很多人说她傻,问她,退休工资这么少,为什么不去“扒点分”,但绿杨却说:“我要是演坏了,砸了我的招牌;要是演好了,就抢了年轻人的饭碗。”

  生活中的绿杨经历过两次婚姻,第一任丈夫因病早逝,第二任丈夫是上海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顾伦,两人相伴20多年。顾伦的去世,对绿杨的打击着实不小,生活也因此寂寞不少。但她晚年还是有很多爱好,比如喜欢京剧和足球。九十寿诞时,前女足国家队队长孙雯还特地赶来为她祝寿。

  王汝刚回忆说,绿杨生活中极其朴素节俭,每天吃饭饭菜都很简单,一碟臭腐乳,几只咸毛豆,一调羹黄泥螺,几乎不买时鲜菜,一件衣服更是要穿很多年。但她经常会招呼大家来吃饭,摆满一桌子菜,但是仔细一看, 数量也并不多,一块排骨切三块。虽然生活上极尽节俭,但每次给她送去生活补助,她都会推辞说,“不要给我钱,我吃不掉用不掉,我还想把我的钱都捐掉。”

  因为绿杨的德艺双馨,滑稽界的同行晚辈几乎都很敬服她,很多人都昵称她“嬢嬢”(上海话姑妈)。几年前她不慎摔伤,滑稽界的名角一个个都来了,王汝刚还亲自替她招聘保姆,仔细面试。而她自己却反复说,“我现在最难过的是没有太多的玩意儿给大家。大家还是对我那么好,我真是当不起。”

  只是过了三年,这位无论舞台上还是生活中,都能给人带来笑声的老太太,就这样静静离开。而留给大家无尽回味的,就是她那满肚子的滑稽噱头和舞台上的鲜活人物。

[责任编辑:]

网友评论:

已有1条评论

验证码: